記得以前你問過我兩三次相同的問題:

『在妳的眼中我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那時的我說不出來
畢竟我才認識你幾個月啊
怎麼說得出來呢?
說出來也不一定是對的啊
我也許就是摸著象腿說大象長得像一根柱子的那個盲者啊





我知道你很不安
為了找到自己的形狀,你不斷的努力著
大家眼中看見的你,並不是你真實的模樣
這沒什麼不對,應該說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隨心所欲的過生活,這個世界就不會那麼井然有序,因為每個人都是長不大的Peter Pan

為了長大為了所謂的成熟,是必須捨棄掉某些東西的
但我們都知道,被捨棄的東西並不是真的消失,而只是被藏了起來
就像被我關進衣櫥的小女孩
就像昨晚的你




我想說的是
也許真有某種看不見的感應力
把你跟我在兩百公里遠的地方連了起來
你正在煩惱的時候,我也莫名的不安了起來,於是打電話過去
原本是想尋求慰藉的
聽到的卻是你說我打斷了你的思考
你就快要想出來了呀




我是去亂的嗎?
I don't think so
驕傲的我認為自己是去救你的

沒有這通電話
誰會安靜的在電話那端聽你說五十分鐘的話說到手機沒電?




我反而比較踏實了
因為我並不想聽著言不及義的(我今天去了哪裡...妳呢?過得好嗎?)這樣的話
明明感覺到平靜背後的波濤洶湧
但偏偏就是找不到那個開關讓它狂瀉而出





說吧你就說吧

你的衣櫃更大藏了更多更久以前的東西
打開一點小縫就衝出好多灰暗帶著霉味不那麼舒服的話
沒什麼不好

如果你把那些話藏了三十五年
我不相信從現在開始講三十五年還會講不完




我這個學生也是有進步的
別把你的話當話是吧
這點我倒是記得很清楚


來呀
誰怕誰


(附圖:烏龜怕鐵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lvialu 的頭像
sylvialu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