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什麼,大不了我們找一天自己去公證嘛』男人在電話裡說道


女人聽著,默不作聲

 

 

她昨晚失眠,即使入睡也做了討厭的夢
夢到自己參加一個詭異的夏令營
裡頭的人似乎隱瞞著什麼,且她又能感覺確有什麼不尋常

(有人被殺了嗎?)

整個夢境像是懸疑片
於是她也帶著懸疑的心情睜眼迎接颱風走後的藍色星期一


她明白這樣的心情與男人的父母有關

 

 

男人昨晚打電話回家
他父母對結婚的事情隻字未提


(這仗開始打了)女人心想


她很想裝作若無其事,但也難以面對那份對長者失望的心情

將明明不想當作敵人的對象來對抗
是矛盾中的矛盾
而在這場戰役中,她也是永遠不想帶頭喊殺的人

 

被動的壓抑,是身為戰神最痛苦的試煉


事實上是她不清楚男人的想法


若真要宣戰,男人會支持、中立或者投降呢?

 

 

『不然就是去求他們嘛,回去給他們罵給他們念,罵了念了過了就沒事』男人說了第二條路


女人在電話那端搖搖頭,仍是不出聲

 

『第三條路就是我開罵,把事情講清楚。我不喜歡爭端,不表示我害怕爭端,真要走到這一步,就是藉著爭端把事情講清楚,讓他們知道界限在哪裡』男人又說

 


『嗯』女人總算應了一聲

 

這男人是有肩膀的吧,她想

無論仗怎麼打,這男人都是重視她想法的吧,她想


戰場上
可怕的不是敵人
而是不夠信任戰友的自我恐懼

 


『竟然煩惱到睡不好,妳很欠唸耶』男人說


女人默認

 


好戰友可遇而不可求
遇上了
為了無謂的煩惱被唸也是甘願唄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