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的春天,我在書店看到蔡詩萍的這本書
被如此直接剖切的標題吸引住
翻開前我聽見自己小聲的祈禱:『如果是本說愛情的書該有多好』

是的,它是

於是買下了它


我一向有在書上把受震撼的句子畫下來的怪習慣
剛剛想把以前畫過的句子騰幾行上來
卻在翻了幾頁之後,發現現在會讓我覺得與眾不同的句子,和以前全然不同了
我為這個發現感到驚喜
打算這幾個晚上抽空把這本書重讀一遍                        

今天要聊的不是書
而是我與蔡詩萍的小小交集

 

==== ==== ==== ====

上周學務處寄了封e-mail公告
說蔡詩萍要來演講,題目是『我的生命因你而豐富,談愛情與婚姻』


我想這題目很適合這個浪漫的雙魚座中年男子
但我同時也認為他說得再精彩,大概也不會有這本書寫得那麼貼
而我還是興致勃勃的報名了
因為難得可以見到本尊


JJ知道這個消息也很興奮
他以前開車上班時都固定會聽蔡詩萍在中廣主持的節目
但自從中廣易主之後,那個時段就被新老闆趙少康給包了
不是說趙少康主持得不好
怎麼說,就是風格不同

蔡詩萍在廣播裡的聲音就是輕輕柔柔,有時講政治、有時談生活
更是常把太太女兒掛在嘴上
是個新好男人的美麗包裝


JJ要我“方便的話”,幫忙問問蔡詩萍有沒有打算在別的地方重新開個新節目,他一定是忠實聽眾

我說好,“方便的話”我幫你問

 

其實一點都不方便
因為我今天下午到了會場,整個傻眼

不大的場地裡擠了一百多人,幾乎都是婆婆媽媽
與其說是演講,還不如說是粉絲俱樂部


後來才知道是我誤會了
這次的活動似乎原本就是本校隸屬的社區團體主辦出面邀請蔡詩萍
之所以會有學務處的宣傳,其實是佔了地利之便
主辦單位想說若有更多教職員來共襄盛舉,對蔡詩萍也是一種鼓勵
所以在婆婆媽媽們的眼中,像我這樣的職員,反而是客人

 

總之
即使自己在會場中算是少數民族
我還是小心的找了一個接近前方的位置
抱著蔡詩萍的兩本書
想隱性的告訴他:『我不是婆婆媽媽,但我有讀你的文字』



蔡詩萍幾乎是準時的到了
輕快步入會場
白上衣、休閒褲、布鞋,看起來不像個年近半百之人

(真好,男生比較不容易老)我不禁這麼想


他的聲音像廣播裡的一樣輕柔
講話也是幽默中帶有深度
但我有點覺得他為了配合大部分聽眾的腳步,故意淺入淺出
讓人覺得有點可惜

幸好他並沒有被題目綁住
藉題目的廣泛性,用婆婆媽媽可以接受的速度和字眼,闡述自己的想法



後來回想,他其實可以不用那麼配合婆婆媽媽
因為婆婆媽媽們光是看到他就要暈過去的感覺


(好一個師奶殺手)我想


老實說我還滿佩服他的耐性

有些大嬸們的問題觸及隱私
他巧妙的避開、圓過
用可接受的角度切入,婉轉的“近似”回答到讓大嬸們滿意
師奶殺手的功力不是一天造成
這點可真是讓我開了眼界

 

但真正讓我傻眼的不是蔡詩萍
而是為了追星火力全開的大嬸們

 

演講結束
社區團體似乎有備而來,買了一本蔡詩萍的書
要蔡詩萍當場抽出有參加那個團體的會員
並在書上簽名後,將書送給那個會員


(阿好,那我也順便)我天真的想

拿著自己買的兩本書,想走上前去讓他簽名
還沒靠近他,就被蜂擁而上的大嬸們擠到一邊去


『蔡大哥,我們來照相!』大嬸們吆喝著



師奶殺手當然是微笑以對、風度翩翩


我也不是省油的燈
在一個空檔中,我把書遞到他面前
借用大嬸們的稱呼(指名道性叫人家很像要討債,叫蔡先生也很怪)說:『蔡大哥,可以請你幫我在書上簽名嗎?』


他一看我遞過去的“你給我天堂  也給我地獄”,笑了
因為他剛剛演講的時候,提過好幾次寫這本書時的心情


『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他和氣的問

於是,他在書上開始寫我的名字,邊寫邊不知沈思什麼


小花小姐

 

『謝謝....你...』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大嬸們推到一邊去

『蔡大哥,你要看鏡頭啊!一直寫字我們沒辦法拍照呀~』大嬸們熱情的招呼著


師奶殺手有點應接不暇
抬起頭來拍照,手仍懸在那邊很想繼續寫字的樣子
當時的我也初次感受到周圍似乎有怨恨的眼神掃射過來


蔡詩萍在拍完照的空檔繼續寫著


小花小姐

情書
不過是人生的開始而

 


當寫到『已』這個字時,他的右手被一位想要靠近點照相的大嬸撞到
整支筆撇出去


『啊』

我聽見他小聲驚呼


『這......不好意思,有人撞到我』他有點愧疚的對我說


『我知道,沒關係』我尷尬的點點頭

 


『那個撞到他手的大嬸一定是故意的!』事後waiting聽我轉述時這麼說

 

最後他簽上自己的名字,將書還給我

 

 

簽完第一本書
我又被蜂擁而上的大嬸擠到椅子和白板之間夾著


(要走嗎?)我問自己


突然我覺得名人也很可憐
面對這群粉絲,拒絕也不對,坦誠歡迎嘛~又似乎有點熱情過頭了


又是一個空檔
我決定要貪心的請他簽第二本書


『不好意思,這本可以也麻煩你嗎?只要簽個名就好了』我小聲的詢問


『這本也是妳買的嗎?』他反問我,畢竟“男回歸線”是本看起來不像是年輕(至少我買這本書的時候很年輕)女生會想讀的書

『嗯』


我沒有機會回答太多,又被大嬸海浪沖走了


這次我決定也來當狗仔
拿出小桃紅,想把蔡詩萍幫我簽書的瞬間做個記錄
結果拍到的是這樣

 

『那個大嬸一定是故意的!妳看她一隻手就把妳整本書遮住了!』waiting說了第二次

『哈哈,我想大嬸們可能很討厭我』我搔搔頭

 

之所以這麼想
是因為當他終於把兩本書簽完,我也想加入拍照行列時
很客氣(我真的很客氣)的麻煩一位一直站在我旁邊的大嬸,想請她幫我跟蔡詩萍拍張合照

結果她很直接的拒絕我了


『妳去找他』她牧童遙指杏花村的往旁邊一比,臉色還不是很香,連看都不想看我


我跟著她的方向,轉頭看到一個手上掛了五、六台相機的可憐工讀生


『這......』我有點遲疑

 

看來我只能選擇請可憐工讀生幫忙,或者就此放棄
畢竟如果我拉著蔡詩萍說:『蔡大哥,我們來自拍~』的話
我可能沒辦法活著走出那間會議室

 

那個工讀生似乎站在那邊看我被大嬸們推擠了很久

他竟然主動說:『我幫妳拍』

 

(同學,你真是個好人!!)我在心中大聲感謝,但沒說出口

畢竟莫名其妙被發好人卡,可能那位工讀生弟弟會後悔說要幫我的忙

 

我用力用眼神傳達感激
打開小桃紅的鏡頭,快速教那位好人同學快門使用方式後
就偷偷摸摸站到蔡詩萍旁邊


結果我又被大嬸彈開了  =___=


其實不是大嬸們真的對我發動近身攻擊
而是我自己很識相的退開
有位大嬸早我0.1秒卡到位
我總不能厚臉皮的站在蔡詩萍的另外一邊也跟著入鏡

被她們拍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怎麼知道粉絲們會不會把我的照片印出來半夜釘草人?


總之折騰了幾十秒
輪到我的時候,小桃紅進入休眠狀態
寫到這裡我真的要大力稱讚那位好人同學
他反應快速的沒問我,直接解開休眠狀態
在我臉已經緊張的快要扭曲的時候,拍完了照


我真的覺得那位同學有夠專業
畢竟小桃紅只是支手機,支援拍照的細部功能沒辦法太好
拍完照後必須再等個一秒,讓畫面存住之後才能移動鏡頭
不然拍出來的相片會糊掉

其實我已經作好相片糊掉的心理準備
因為幾乎每個第一次用小桃紅拍照的人,拍出來的相片都像孟克的吶喊
但那位好人同學拍出來的相片有夠清楚
連我恐懼快要被怨恨眼神殺死的扭曲表情都拍得一清二楚



我甚至覺得連蔡詩萍的表情都有點遭受生命威脅的危機感  

 

總之
我全身而退了

 


回到辦公室除了拿簽名跟waiting和小琳炫耀之外
我也興奮的打電話給JJ

『我剛剛跟蔡詩萍合照耶!』我說

『真的?!那他的頭髮有沒有像他說的那麼少?』JJ劈頭竟然是這麼一句

 

『ㄟ......還好啦......』我說

『那你有沒有幫我問他廣播的事情?』

『沒有』

『吼,你不是書也簽了照也拍了,怎麼沒問?』

『不用我問啊,在場上百個大娘大嬸都在問他這個問題』

『那他怎麼說?』


『他喔,笑而不答耶』

 

JJ說,他大概也只能笑而不答,畢竟有些事是不足為外人道矣的

 


雖然在主辦單位給的演講主題上,我沒有聽得很用力(要用力,看書比較夠)
但也是因為這次和蔡詩萍的近距離接觸
才知道原來他家住埔心
跟我一樣是客家人
舅舅是許信良
三十幾歲的時候失了一個大戀
四十四歲才結婚
妻子林書煒小他十七歲


歐,原來
還有那麼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但老實說我也不是太想知道


『那有,妳講起剛剛拿書給蔡詩萍簽的事情,口氣也很像大粉絲!』waiting又說話了


『嗯,其實,那並不是因為我特別愛蔡詩萍,而是見到本人的緣故』我說

 

我想我可能有那種“本尊症候群”
就是無論任何人,只要是名人是本尊
不管我是不是頭號大粉絲,面對面的時候應該都會很high吧?

哪天我們社區的里長伯如果變成大名人
我可能也會興致勃勃拿衛生紙給他簽名吧?

 

也或許
我欣賞的是那個用比纖細更纖細的筆觸在文字上跳舞的蔡詩萍
而不是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那個蔡詩萍


====

後記:回想起來大嬸們真是太誇張了,也不想想買書的我才是真正支持蔡詩萍的人,她們只是在拍照和言語上自high而已,哼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ernal
  • 這篇好有趣哦
    我讀的津津有味呢!!


    回想我見過幾次名人本尊的經驗,
    雖然沒有大嬸的夾攻,但我還是羞的躲在最後面 XD

    最後,要給那個工讀生鼓鼓掌!他真的拍的很清楚呢!

    我決定去找你給我天堂,也給我地獄這本書來看看 ^^
  • 小蓮
    下次不要羞啦
    難得可以見到本尊,當然是要衝上去啊
    只是得提醒自己當變成大嬸級的時候
    不要對比自己年輕的女生有太強的敵意囉... :p

    sylvialu 於 2007/09/18 13:43 回覆

  • vernal
  • 剛剛沒說完 :p

    我突然想到,我唯一一本蔡詩萍的書是
    【妳,這樣寂寞】

    不過,當時我好像有點看不下去....
    看不下去的理由是什麼我也忘了
    等下再去把那本書拿出來看好了
  • 剛剛去博客來搜尋
    似乎也是本細膩的書
    下次去書店翻翻 ^^

    sylvialu 於 2007/09/18 13:45 回覆

  • natumicat
  • 是說勾起小小的回憶...我似乎跟蔡先生同桌吃過飯呢,因為S先生的同學是聯合報的員工
    不過那是很久的事了XD

    P.S.他的確是文壇美男子啦
  • 我倒很好奇私底下的文壇美男子是什麼樣子

    他在演講的時候說『我現在都不去夜店了』


    意思是以前很常去吧 :p

    sylvialu 於 2007/09/18 13:46 回覆

  • 大貓
  • 好精彩的粉絲大對決 好好笑...
    我從沒有拿書給作者簽名過的經驗耶
    可是我從小就很怕大嬸團
    所以 遇到這種事 大概會直接放棄吧
  • 大貓大貓
    我跟你說
    大嬸團沒什麼好怕的
    只是動作粗魯點、聲音大了點
    基本上她們還是會在意偶像的眼光
    不至於太誇張啦

    (但偶像沒看到的時候就不知道了 =..= )

    sylvialu 於 2007/09/18 14: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