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蓮在【夫婦】放送時介紹過這位版主的BLOG
每次緯來撥新日劇的時候我都會跟著這裡的大夥一起討論
也因此漸漸不會特別為哪齣日劇寫感想

而這次的白夜行
卻能讓我在即使每集都跟著大家感動、憤怒、無奈之下,還想寫些不一樣的
可見,嗯,不知道該不該推薦
不推薦不是因為它不夠好
而是它需要心臟強一點(或神經大條點)的人,才看得下去


不寫劇情了
劇情光看版主圖文並茂的介紹就可以深刻感受
我來一些看完全劇後的總和想法

 

首先很讓人意外的是,這部劇竟然可以在台灣晚間八點撥
陸續每集出現的重大犯行
猥褻及強制未成年少女性交、弒父、弒母、說謊、姦屍、校園欺侮、襲擊女子拍裸照威脅、金融犯罪、強暴、傷害他人致死並掩埋民宅、弒母(養母)、竊取管制藥品並意圖致死他人
每個案子我光寫就背脊直麻
尤其除了第一和第六項之外,其他主導及執行犯罪的人竟然是劇中男女主角


也許有人會問:『這樣的劇情不會誘導犯罪嗎?』

我得老實說,若真的整部看完
你一點都不想變成犯罪者,因為那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痛苦和煎熬
而且竟然會在某些時刻會覺得:『他們會犯下那些罪行也是無可厚非的』


當然,犯罪不可取
畢竟人類組成的社會就是要依循某些規則(法律)才能運行下去
也因此在規範的約束下,男女主角沒有得到好結果
只是在男主角死去、女主角背負著男主角奉獻一生的期望行屍走肉的苟活著,再想到所有被他們傷害的人
會覺得大家都很可憐

所以每天晚上九點看完電視都會很Low

 

(這一幕是第一話結束前,小雪穗在月台上叫小亮司走的畫面,總是會讓我聯想最終話亮司倒在血泊中,指著前方叫雪穗“走吧”的那一幕)




(擷自好日版主擷圖

 



==== 以下資料出處引用自這裡,那邊還有很多相關資訊喔 ====
 
得獎記錄

「第48 回 アカデミー賞=日劇學院賞 2006-05-12 」最佳作品
「第48 回 アカデミー賞=日劇學院賞 2006-05-12 」最佳男主角 : 山田孝之
「第48 回 アカデミー賞=日劇學院賞 2006-05-12 」最佳男配角 : 武田鉄矢(武田鐵矢)
「第48 回 アカデミー賞=日劇學院賞 2006-05-12 」最佳女配角 : 綾瀬はるか(綾瀨遙)

 
收視率

第1 回:2006-01-12 14.2 %  第2 回:2006-01-19 13.4 %
第3 回:2006-01-26 11 %     第4 回:2006-02-02 10.7 %
第5 回:2006-02-09 11.8 %  第6 回:2006-02-16 10.7 %
第7 回:2006-02-23 12.3 %  第8 回:2006-03-02 12.3 %
第9 回:2006-03-09 12 %     第10 回:2006-03-16 12.6 %
最終回:2006-03-23 14.1 %    平 均: 12.28 %

 
臺灣播出記錄

44 緯來日本台 >> 2007-05-24 20:00:00 週一~週五 臺灣首播
 
==== ==== ==== ==== ==== ==== ==== ==== ==== ==== ====


我喜歡這部片的節奏和運鏡,甚或是一些小細節

女主角雪穗
脫俗的臉蛋及進退得宜的舉止
很難讓人察覺她是全劇內心世界最黑暗的人
每次都震驚於她輕咬手指沈思後想出的可怕計畫
即使穿著白衣名喚潔白無暇的雪,也無法掩蓋從靈魂深處慢慢透出的漆黑

她的純淨她的笑,只出現在亮司眼前



亮司,名字跟雪穗一樣明亮
卻也是全劇裡執行犯行最徹底成功率最高的男人


『為什麼這種事情就這麼順利?』他曾在第一次為雪穗犯下襲擊案後捫心自問

 

他們都是很聰明的孩子
但也是對現實(十一歲時的現實)不滿的孩子

雪穗的母親為了錢賣了她
亮司的父親看來老實,實際卻是傷害雪穗的禍首
亮司的母親與有傷害前科的店員私通
大人們都以為小孩不懂
或以為小孩沒有感覺
事實上小孩的純潔心靈全盤接收周遭人的謊言、掩飾及罪惡感
沒有快樂的父母,無法教育出快樂的孩子
我漸漸可以懂為什麼雪穗會這麼嫉妒高中好友江利子

『可以無憂無慮的說些直率的話,本身就是一件幸福得不得了的事情,你不覺得嗎!!!』雪穗如此對亮司咆哮著



“小孩生來就是要為父母親帶來好處”這個可怕的觀念根深蒂固的存在雪穗和篠塚心中

唯一的差別是雪穗在這樣錯誤的執念裡先反抗後沈淪
而篠塚走了出來
人永遠可以重新做選擇
端看你要不要做而已


為了得到幸福所付出的努力絕對值得掌聲
但如果這樣的爭取是踩著身邊的人往前走,那就不應該了
到戲的後半我對雪穗越來越生氣的原因
除了她只為了自己的嫉妒去傷害高中好友
甚至為了保有自己固執的所謂的幸福,殺了養她長大的慈祥母親
不對,這不對,太over了

寫實又直接的劇情讓人深刻感受到女主角扭曲的心靈
相對她外表的純潔可人與白淨
真是反差至極的對比


而亮司,雖然雙手沾滿了罪惡與血
但比起雪穗,在內心世界的亮司卻是不停反省及退縮的
亮司比較像個人
懦弱、想逃避、反省、想付出、想坦承,也想幸福
亮司不斷在這樣的掙扎中循環
每次要自首都被雪穗一句『你走了我就真的只剩一個人了呀』而改變心意

兩人之間雪穗看來最心狠手辣,也是最沒安全感的那方
也難怪
從生長歷程來說,亮司至少還有個看起來顧家的老實父親、會煮飯給他溫飽的母親、會偶而跟他說話的圖書館員
而雪穗,只有酗酒和為錢出賣自己的母親,以及面對陌生男人的無盡難堪、羞恥感及憤怒

 

雪穗是亮司的假太陽,看來明亮溫暖,卻不斷的拉著他往黑暗走
亮司是雪穗的真太陽,即使只是一片紙、一朵花,卻能支持著她走過數年毫無連絡的日子
每天每天通勤電車裡看到月台上的亮司
雖然不能說話、不能上前,光看著,也有溫暖,就像太陽一樣

 

 


不知道原著是否有亮司留下孩子的這段劇情

但我衷心感謝日劇劇組讓後期的亮司遇到和他同為“幽靈”的藥劑師典子,讓他得到溫暖
並且為他產下一子

亮司,就讓孩子代替你重新過一段可以走在太陽下的人生吧


(擷自好日版主擷圖

 






==== ==== ==== ==== ==== ====

緯來把柴崎幸演唱的主題曲『影』翻譯得很好,但沒有全文(貼自緯來日本台討論區


我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對於我所站的位置
其實並沒有多大興趣

成雙的刺
從一開始就沒有依靠
一定從沒體會過什麼叫做安穩

就算試圖隱藏沉重
也無法與心愛的同路人相隨

帶著悲傷 是我僅存的堅強
只要看著妳的幻影
我獨自一人也不會感到害怕
我喃喃的告訴自己

為了讓妳抓住幸福
我願意當妳的假太陽 為妳祈禱
說出小小的心願
在那前方只剩下
呼吸的痕跡


mp3我放在這裡

柴崎幸原本的MV看這裡(無歌詞完整版有歌詞但翻不好版


==== ==== ==== ==== ==== ====


還找到一些版友節錄的經典對話
多多少少又讓人重現了某些片段及震撼


          第一話

亮司(二十五歲):
在我們的眼中是沒有太陽的,一直都只有夜晚,
但是卻不黯淡,因為有能代替太陽的東西。
妳,是我的太陽,炙熱的太陽,
但是,不放棄在明天繼續升起,是我唯一的希望。


雪穗(二十五歲):
因為有夜晚的存在,我才能走下去。
雖然並不明亮,但是單單這樣走著就已經足夠了。
你,是我的太陽,虛假的太陽,
但是你燃盡了自己照亮了前路,
你是我唯一的光芒。


亮司(二十五歲):
雪穗,如果有時光機的話,我還是想回到過去,
然後對那天的我說一聲“不許逃避“,
這麼做的話,一定能讓你走的路就更加明亮一些吧!


雪穗(十一歲):
郝思嘉能不能進得了天國啊?
她不是殺了想要燒燬她家的士兵嗎?
要是為了生存下去而那樣做,也能被原諒嗎?


圖書館員谷口:
就算能夠逃脫,真正的懲罰還是能達到兇手本人的心靈和記憶的。


刑警笹垣潤三:
說了一個謊言的話,就會不斷地說謊。
那樣的人生是沒有未來的。
在老天爺的眼下做壞事,只有自取滅亡。


笹垣刑警看著雪穗的背影喃喃自語:
我心腸雖好但不得不去殺人,
人一旦失去理智,也有可能殺成千上百的人。


雪穗(十一歲)寫給亮司的信:
每天就像是活在水溝裡的我,是亮你讓白花綻放在那裡的;
對於活在這世上覺得沒有一件好事的我而言,是亮你教會了我如何笑;
在最關鍵時刻,是亮你救了我。
亮,謝謝!
我那時真的好高興!
覺得活在這個世上真好!
覺得已經很滿足了!

亮是我的太陽。


     第二話

亮司(十八歲):
如果有人明白的話,能不能告訴我,
為什麼我們會被生下來呢?
我們是為何而生的啊?
只是為了做盡這種事嗎?
今後我們該為了什麼活下去才好啊?
但是我無論怎麼想,還是沒能找到答案。

雪穗,我們沒有什麼很大的願望吧!
只是想再一次一起散步吧,在藍天之下!



     第三話

亮司(十八歲):
但是,我仍然還有些人性。
對自己犯下的罪孽還能感到心痛,
至少,我感到我正一點一點地拋棄自己的良心。

雪穗(十八歲):
在神面前說什麼大家都是平等的啊,
堅持信仰的人就能得到幸福啊,
只要閉上眼睛祈禱,真的夢想就能成真嗎?
都是謊言!都是謊言!開什麼玩笑啊!
我拜託她(母親)了嗎?生下來沒有一件是好事啊!
我有求她生下我嗎?
為什麼我要承受這麼多痛苦啊?


亮司(十八歲):
在自殺未遂的這七年裡,
雪穗這雙手,其實是為了希望有誰能拯救她而一直在祈禱吧!
但是誰都沒有拯救她。
她明白誰都無法拯救自己,
從我逃走那天開始,傷害都留給雪穗一個人承受了吧!
集中精神、說盡謊話,對誰都是冷漠以對,
這就是唐澤雪穗的人生。
我究竟讓自己喜歡的女孩做了什麼啊?!

亮司寫給雪穗的信(十八歲):
雪穗,
我找到了自己的夢想,但可能會被妳笑吧!
我想過像白瑞德那樣的生活。
用智慧走在社會的前端,賺很多錢,
想讓你盡情地使用這些錢,
比如說,像白瑞德對郝思嘉所做的那樣,
想送給妳逃走用的馬車,
想送給你有點低級趣味般那樣的寶石。
然後有一天,在安靜的夜晚,
想給妳一個守護妳、心情愉快的早晨。
那些不公平的,神沒有給妳的,我都想給妳。
這就是我的夢想。
其實,也許這些都是有緣由的。
因為我小時候就想成為一名海盜,
而白瑞德就像海盜一樣。
能追求兒時的夢想,妳不覺得我的人生是美好的嗎?
因為實現夢想而死去,
妳不覺得這是個幸福的人生嗎?



     第四話

亮司(十九歲):
雪穗,也許妳會笑我吧!
我一直相信,相信我們兩人代表著永恆。
我想就算那是黑色的羈絆,
也正因為是黑色的,才不會被切斷。
但是突然有一天,那羈絆的斷痕和醜陋開始暴露出來了,
在真正的太陽面前.....


               
                    第五話

亮司(十九歲):
雪穗,知道嗎?
從地球上是看不到月亮的反面的,
那閃著光輝的表情背後,又是怎樣的一張臉呢?
我們是看不到的,
...............
也許我只是不想知道而已吧!
不想知道隱藏在月亮背後妳的臉。

雪穗,月亮的背面是沒有一絲曙光的,
沒有一點點溫柔溫暖美麗,
但是雪穗,傷害我之後離去就是妳的手段,
和往常一樣妳的溫柔,還有那無理的任性。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
我只是想像個幸福的孩子那樣向妳撒嬌。
現在,我明白了!


 
     第六話

亮司(十九歲):
冷靜想一想,雪穗說的沒有錯。
但是雪穗所做的事,讓我不再有罪惡感,而是覺得恐懼。
逐漸扭曲的道理,一次次的犯罪,
在唯有罪孽不斷加深的泥沼裡,
我發覺若是我們兩人在一起,
就只有一起往下沉。 


松浦勇:
小亮,你知道白夜嗎?
明明是夜晚卻有太陽,
使夜晚像白晝一樣明亮。
你如果一直這樣猶豫不前,
人生就毀了!

亮司(十九歲):
雪穗,所謂白夜,
是被剝奪的夜晚,還是被賦予的白晝?
將夜晚偽裝成白晝的太陽,
是出於惡意?還是善意?
我一直在想這些,
總之,我已經厭倦了,
厭倦繼續走在這分不清白晝與夜晚的世界。
........
我想在白天裡散步!
我的人生,就像是活在白夜中,
........
結束吧!
這所有的一切。
為了妳,也為了我。



園村友彥:
真正的堅強,是不管怎樣被打壓,
仍然可以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亮司(十九歲):
一定沒有永無止盡的白夜的!

妳是我的太陽,浮現在白夜裡的太陽,
是我唯一的一線希望。



雪穗(十九歲):
亮,我想過了,
雖然我不能像你一樣去偽造什麼卡片,但錢這種東西至少我能想辦法得到。
即使不能像你一樣去強暴,但我可以去和亮愛上女人的男人上床,
我也想成為你的搭檔和依靠,
你覺得怎樣?
作為給你的回報,我會讓亮再一次回到太陽底下的。
不要緊的,亮。


亮司(十九歲):
雪穗,我的人生充滿謊言,
因此我想乾脆把一切都變成謊言,
所有的搭檔都背叛我的話,
肯定會開始一個新的故事。



                 第七話

亮司(十九歲):
我希望你(園村友彥)能回到有陽光的世界,
至少能代替我生活在陽光下。


亮司(二十一歲)
雪穗,我的未來已經無法和妳再走在一起了,
就算我們相遇了,
對妳而言,也不會是幸福吧!
所以,我想要活下去,
就只是想守護著妳,像幽靈一般地存在。

雪穗的幸福,就是我的免罪符。
對照別人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過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人生,
但是我想至少要讓一個人過得幸福。
我只要這樣活下去就可以了,
像個幽靈一般,眼裡只有雪穗,
因為那就是我的幸福。




亮司(二十一歲)在大江圖書館留言板上的留言:
「但是,如果這個人得到幸福的話,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再需要我了。
  (沒有人會再叫我的名字了!) ---白瑞德的幽靈」


雪穗(二十一歲):
亮為我所做的一切,我全都會回報給你的。
亮的幸福,就是我的免罪符。
我本來就是一無所有,除了擁有亮以外。


亮司(二十一歲):
雪穗,我們太醜陋了吧!
醜陋得會讓每個人都轉過身去,
所以說,為了不讓人發現這份醜陋,
我們決定了互相緊緊地抱在一起。




          第八話

亮司(二十三歲):
雪穗,就算我們像陌生人般地生活著,我也很滿足了。
因為妳給我的這個世界,對我而言已經非常明亮了。
所以我開始不明白,妳到底還在追求些什麼?


雪穗(二十三歲):
等發覺時,可笑的是,我又和以前一樣,
為了錢出賣自己的身體,為了不被嫌棄而去討好別人。
原本我究竟想做什麼啊?
果然我還是只想和亮一起,
再在太陽底下散步啊!
這是夢嗎?
亮,這是夢嗎?


雪穗(二十四歲)在圖書館留言板上的留言:
「我離婚了,
  這樣終於能和無法替代的人牽著手一起走了,
  已經不會再失去了,
  終於得到了勝利和原點,
  那即便是倒在地上都必須去保護的大地~~     --郝思嘉的後裔」

亮司(二十四歲):
我總是覺得無論什麼時候死去都無所謂,
因為我是幸福的。
但是太陽應該是不會原諒我們的。



           第九話

笹垣潤三:
佛祖的佛經乃為惡人成佛所著。


亮司(二十四歲):
雪穗,要收集過去墮落的斷片是非常難的,
所以我決定除掉意圖收集的人,
總有一天妳會看到,
為了妳的未來~~~


亮司(二十四歲)在圖書館留言板的留言:
「請告訴孩子們,
  真正的懲罰是會留在心裡和記憶裡的,
  吞下的罪惡侵蝕著靈魂,
  不久之後連那身體、連生命也都被吞蝕殆盡了。
  請在那之前,告訴父母們吧!        --來自一個幽靈的遺言」


桐原彌生子:
那孩子(亮司)是個好孩子吧!
是個善良又聰明的孩子吧!
是我殺了他,是我把他殺了。



唐澤禮子:
你們兩個人(亮司與雪穗)是這麼一副狼狽樣啊!
真是可悲啊~~

亮司(二十四歲):
什麼是正確的,妳(禮子)不說我也明白。

禮子:
是嗎?你們已經無可救藥了啊?!



       第十話

亮司(二十四歲):
雪穗,妳的媽媽雖然說我們無可救藥,
但我還是想用我的方式,
把妳帶到明亮的世界去。
然而我越是想這麼做,
卻越是困住了妳。
現在的我就是這樣的感覺。
但是,對不起,
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愛妳的方式。



桐原彌生子的遺言:
那孩子(亮司)現在還在那通風管裡,
推他進去的人,是我。
只能給你這樣的人生,
對不起~~

笹垣潤三:
為什麼?為什麼啊?
為什麼只能選擇這種生活方式啊?
為什麼呀?


亮司(二十四歲):
抑制住的回憶像要決堤般地爆發出來,
其實他,有一種想要說出一切的衝動,
但是這樣肯定不會幸福的吧?!
不能再要求這個人(栗原典子)什麼了,
害怕會再去要求的自己,
害怕會破壞妳(雪穗)未來的自己。


       最終話

雪穗(二十五歲):
亮,我想要還給你,有陽光照射的地方。
想讓那天的花再次綻放。
我不想放棄那天你給我的夢想,
因為你說我是你的太陽。
我想回報那天你說的話。


笹垣潤三:
他們兩個只是互相守著那天的靈魂而已,
但最終桐原卻仍然在通風管中徘徊。
唐澤(雪穗)則不讓任何人看到她的真面目,
一直待在當年那棟大廈昏暗的房間裡。
即使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走向毀滅,
但他們兩人已經回不了頭了。


雪穗(二十五歲):
其實我知道的,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你一直在遭受懲罰,
將你困在通風管道深處的人是我。

我的頭上沒有太陽的,一直都只有夜晚,
也沒有同甘共苦的人。
因為已經有代替太陽的東西了,
雖然不溫暖,但要走下去已經足夠了,
那是只屬於我的太陽。



笹垣潤三:
雖然你(亮司)的作為是錯的,
但我知道你拼命在努力,
為了讓一個人幸福,你拼命努力過,
我會告訴你的孩子,
他身上流著你的血,確確實實是這樣的血,
我會對孩子說的。
對不起,那天我沒能抓住你,
真的對不起!


雪穗(二十五歲):
之後我不斷地說謊,
就這樣,我連最後一點的真實都失去了,
我們這是為了什麼啊?
為了什麼啊?



篠塚一成:
比起支持別人的人,被支持的人也許更痛苦吧!
說無論做什麼都要幸福的人生,這樣活著就像懲罰一樣。
而唐澤連這種幸福都永遠失去了。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atumicat
  • 白夜行看得我頭皮發麻,於是到一半就放棄了。
    唉...
  • 一定是因為女兒姐姐的同理心太強
    看到會感同身受
    所以沒辦法繼續看下去

    這部片對於那種正義感太強
    看到一半會血壓飆高的也不適合觀賞

    日劇也是很看體質的呢...

    sylvialu 於 2007/06/11 10:01 回覆

  • natumicat
  • 哦,對了
    我有事相求
    就是
    小花
    可不可以請妳響應一下寫情書活動呢?
    嗯...就是
    我很無聊發起了這樣的活動
    又怕無聊的人太少參與的不多
    只好想盡辦法催票一下...
    唉...
  • 寫情書沒問題啊


    但可能不會太快喔 (羞)

    我會記得這件事的 ^^|||

    sylvialu 於 2007/06/11 09: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