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某個中午和waiting吃完飯回辦公室的路上
她問起我結婚事宜的相關進度


『啊?還早嘛,JJ 最快也要明年才有空啊』我帶著鴕鳥般的微笑

『話是如此,但妳也可以逛逛婚紗街,或著手參考一些別人的經驗吧』

『ㄟ?但是,我不是太想拍婚紗ㄟ』我聳聳肩


『啥?怎麼可以不拍婚紗???』她喳呼著,一邊猛搖頭:『不拍婚紗怎麼叫結婚?』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我有點為難的說:

『不過我想來想去,想不出拍婚紗對結婚的意義。因為我大學時跟著我姐去挑婚紗照,有什麼大本小本娘家本,看到美美的當然照片很開心,但一想到那些像磚頭一樣的怪物只在結婚那天亮相,婚後半年內還會想到會搬出來看看欣賞一下自己cosplay的樣子之外,其他時間只能堆在角落長灰塵,我覺得很浪費空間。像現在光是想像,我就很不知道該把它們放在小花盆的哪裡』我說


心裡還os的想說也許等自己六七十歲齒搖髮禿的時候
是還可以拿出來跟子孫(如果有的話)炫耀說老娘當初我也是穿過禮服的
婚紗照約莫只剩這樣的功能了吧


像上癮似的我繼續講:

『而且我年假時無聊在網路上亂逛別人的婚紗照,看一對我嫌一對,不是姿勢太可笑就是妝容有夠僵,而且每位新郎都像活動配件,好像只是用來襯托新娘的,我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基本上我不認為自己是萬世巨星,JJ 他也不是人形立板,如果市面上的婚紗照都是這種風格,我真的不是很想去拍』

說著說著,腦袋裡突然響起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那首 Superstar 的莊嚴前奏
但前奏結束後的搖滾風又讓一切帶著不協調的美感,就像我起起伏伏的心情
(歌詞看這裡,倒數第二首唷)



『老實說比起婚紗照,我更想在請客會場放家族照,因為這個婚禮是代表兩個家族的結合,只是......』我挑了挑眉:

『仔細去想,也覺得這個想法很難落實,畢竟要把我爸媽、我哥、我姐全家抓去拍照,又是一整個勞師動眾,而且這樣會不會把事情搞得更複雜,也很難預料』


這時才發現,我哪裡是沒有去想
我根本是想得很徹底,只是方向跟其他人不大一樣罷了



是啊,我有想過
如果用生活照取代華而不實的婚紗照呢?

我們有學生自己在玩業餘攝影
是會跟一群同好分攤Model 鐘點費,請她到各地外景擺pose讓大家練習拍照的那種
說業餘其實也玩得很認真了
某次他工讀的時候我問了他:『你有沒有認識的人願意幫人拍自然風的婚紗?』

他愣了一下,第一個反應是:『但是我們沒辦法搞到禮服也沒辦法處理彩妝』


他說他哥哥(他哥哥也在玩攝影)的朋友有幫自己朋友拍過婚紗
是那種不做作路線
跟著新人出去玩一整天
有時在他們吃東西、閒逛的時候出其不意的拍下最自然的一面
有時故意離他們很遠,像狗仔一樣用長鏡頭捕捉新人的身影
至於新人也沒特地穿上什麼華服
就像他們平常穿的休閒服、牛仔褲、帆布鞋那樣
拍完之後再去配合的照相館做輸出
一樣把相本弄得美美的,可以放在喜宴會場讓人翻閱


其實我覺得這樣很棒




不過還得考慮的是
所謂婚紗公司的包套,其實是把很多瑣碎的東西組合在一起
例如訂、結婚的妝和衣服
例如喜帖和什麼二十八禮的盒子以及車綵
還有婚宴的簽名簿跟謝卡等等
其他我也沒看得太仔細,但假設拍照這種事真的要自己來
除了剛剛提過的那些瑣碎大小事情之外
我要去哪裡生禮服?還有妝呢?
聽說有些造型工作室可以負責單次或多次的彩妝
禮服也可以單獨向婚紗公司租借
不過,我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嗎?
這樣也不一定會比較便宜啊


想來想去,似乎還是給人家“包套”會省事一點,是不?
好啦
想想一輩子也就玩這麼一次萬世巨星(更可能是東施效顰)的Cosplay,也許我該甘願一點
也許就豁出去當個陌生人
老了回想起來應該也是段有趣回憶



說著說著
我漸漸發現某個被自己隱藏起來的心情

『我在想......也許自己現在的不積極,是因為我不想當個一頭熱的新娘』我這麼說

waiting有點愣住



『以前阿,我覺得自己會是個統整大局的新娘,辦婚禮就像辦營隊,從流程、佈置、人員工作分配、節目程序、賓客座位到菜單,我都可以一手包,務求讓親朋好友們乘興而來盡興而歸,說不定還可以組織工作團隊,來個一籌二籌三籌還有雨天備案,然後所有事情結束之後還帶頭去開慶功宴』

『但現在,我已經改變想法了,要當一個隨隨便便的新娘,什麼事都不要管』
我笑

『我那時候跟JJ說希望睜開眼後馬上就是已婚狀態的這句話,其實是真的。婚禮對我來說是個回憶、是滿足所有長輩跟親朋好友的儀式,但它的成功與否、或者混亂與否甚至糟糕與否,其實我沒什麼感覺,因為......它就是個回憶而已,一個“喔,我的婚禮是這樣的ㄟ”的回憶而已,它的流程無論多完美或者流暢,和我的婚姻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

『也是因為如此,我並不是很在意某些事情,但我希望無論我參不參與這些事,JJ都是跟我在一起的。例如即使我們安排什麼事情的進度遲了一點,是他會跟我一起想辦法、一起煩惱、一起解決問題的,我不希望自己很厲害的完成所有事,而他只是來參加婚禮的,一個叫做“新郎”的角色。婚禮不是我的工作,我並不在意它是否完美,但和JJ一起分享這過程裡所有的感覺,才是我真正重視的事』


『所以我看見自己特意放慢腳步,不急著去處理某些事情,或許那是我下意識的“和JJ在一起”。因為我不想讓自己在婚禮這件事情上面變成獨角戲,我不想當個一頭熱的新娘』




『說不定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也會讓某些選擇容易一點』waiting猛點頭,對那個“一頭熱”新娘的觀點


『其實』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我以前也覺得不拍婚紗就不叫結婚,甚至還因為這個話題和JJ起過爭執呢,但那時候我們還是普通朋友啦』


『剛跟JJ認識沒多久,我想了解他的想法,故意問他“你覺得拍婚紗這件事情重不重要?”,他那時候的回答好像讓我不大滿意,所以我跟他起了爭執,我猜他早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老實說......妳剛剛說不想拍婚紗的時候,我也嚇了很大一跳呢,因為就我的了解,我覺得妳是一個絕對會去拍婚紗的女生哪!』waiting很認真的說



『我想那時候的自己是因為極度缺乏安全感,才會想藉著“拍婚紗”這件事證明些什麼吧』

那個時候的我同時也極度想結婚
同時願意當個一頭熱的新娘
同時非常想懷孕生子
卻完全不敢向對方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
太害怕失去
所以總是急切著想抓住些什麼


『妳真的變了很多』waiting 笑:

『妳真的很信任他,信任他有能力可以跟妳一起面對未來,所以才會變得不在意以前妳很在意的那些事情』



我有點不好意思
心頭暖暖的,但鼻頭卻有點酸
我想,我是同時想起了以前的那個自己

現在的自己為以前的自己心疼
以前的自己也為現在的自己祝福


我們可以的,小女孩,妳說是不是?




(附圖:google了好久才找到我買的那版CD封面,但實際的底色是像刮刮樂還沒刮去的銀膜那種銀灰色滴)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elene
  • 小花說的感覺我好像也懂。
    只是,結婚這種事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2個家庭。
    所以說要什麼都不管真的…沒辦法。
    我當初也是說我都不管,只要時間到了出人就行了…
    可是後來發現太多事情我的角色是要做那溝通的橋樑,為了不要長輩和長輩間有任何不愉快,我們必須在這些雜事/瑣事/大事/小事間參上一腳。

    其實婚禮當天是什麼樣的情況,真的也不過就是一天而已…對往後的婚姻生活的影響並不是那麼大的。

    所以…不管想不想拍照,也許就拍了20張(打死絕對不要多選)也行。也許就是以後老了還能拿出來證明當年的風騷吧!

    ps.我記得好像現在有人拍起那種邊走邊玩的耶…只是記得花費也不便宜就是了…(應該說比那種傳統包套還要貴)但我相信會是個值得的回憶!
  • 小花
  • 橋樑當然還是要當滴

    欣子
    我說啥都不做可不是兩手一攤賴在那裡自己當人型立板
    而是不在已經夠複雜的大事裡面再跳下去攪和

    是一種......
    自己當起實現父母夢想的推手使命感吧
    哈哈
  • @pple
  • 哈哈,看到一籌二籌三籌,我笑了出來。haha

    好懷念啊。^^

    不過我們以前還有一個總籌。hrhr

    扯遠了,我其實是要說,很同意妳說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