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標題應該很明顯可以猜出來這是篇抱怨文





我最近一直在想

結婚之後因為身分的改變

無論是自己或者他人都會用不同的標準看待



而這樣的改變

在我看來是不甚公平的



例如我發現自己的地雷之一是“J太太”這個稱呼

第一個衝上我腦海的os是『我又不是物品,為什麼要被貼上姓名貼紙?』


這時代的台灣,法律沒有規定女性婚後要冠夫姓,已經算是滿進步的

朋友大羊也說即使是美國這種已開發的先進國家,女性婚後也是要把last name改掉

所以,意思是我現在還能保有自己的名字,就應該感謝嗎?



我對人類社會學沒有研究

但最近卻很明顯感覺到所謂的“父系社會”的觀念是如何根深蒂固深入每個男女老少的心裡

我跟JJ結婚,從此之後他家就是我家、他爸媽就是我爸媽

可我其實只認識他家人與他父母兩三年

卻要用如同那個家庭出生的孩子,用至親的態度相處、面對



更可怕的是

跟我一樣身分是媳婦的大嫂、弟妹

在我補請的前一天或者當天

各自用她們的語言,或明示或暗示的告訴我,嫁進來,就要遵守某些規則

例如先生的衣服妳要負責洗,不能讓先生像以前一樣丟給婆婆洗

例如大家都講台語,妳也要跟著講台語才好



那些話在我聽到的當下,心裡第一個反應都是 bull shit

心想反正衣服全都包一包回小花盆洗,只是洗衣機按一下

心想老娘從小到大不是講國語就是講客家話,那是不是以後JJ來我們家也要跟著講客家話?


但同時我也知道她們只是出於好心

要提醒我這個"新人"、"菜鳥",不要傻傻的跟以前的她們一樣,踩到地雷而不自知



大家庭就是這樣

人多口雜

出於關心的同時,聽的人也會倍感壓力,似乎有幾百雙眼睛也在瞧著



又,我也知道自己很好命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頂多只要去婆家十幾天

但這十幾天,對我而言卻是比出國更讓人無法坦然適應

因為那不是我選擇的,那是“應該”的



昨天為了這些因身分轉換後的不適應,與JJ談了起來

主因是J爸的生日

J爸今天生日,JJ希望今天我可以用電話跟J爸祝賀



我一開始有點遲疑

一方面卡住J家大嫂說的“要講台語”這件事

二方面我跟J爸不熟,不可能講個一句生日快樂就把電話掛掉,那我是要跟他聊什麼?

 

所以我一直在考慮“我真的也要跟你爸講話嗎?”

JJ也很意外

他覺得不過就是說聲生日快樂,為什麼我一副很為難的表情?

他說難道我爸媽生日的時候,他也可以默不做聲、裝不知道?

我說我不是默不做聲、裝不知道

只是講電話這種事......如果不知道要講什麼,冷場下來不是更尷尬?



然後我才把大嫂“建議”我講台語,以及弟妹“建議”我洗衣服的事情說出來


JJ很意外

他說她們講的話不用在意也不用遵守、更不需要當成一個規則

她們或許,只是一種示威,或是一種“我是老大”的表示



我說我很清楚,實際上我確實也把她們的話當放屁(即使表面上我裝得很感謝)

但無可諱言的,我確實也被影響到了,因為我的確感到不舒服

這種影響要被解釋成被示威也可以

事實就是老娘被惹了





我說似乎結婚之後我感受到的都是限制、都是被要求

並沒有任何讓我更加開心的事情

我正為這種情況感到疑惑,並且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

我說我或許會要花上一點時間適應

JJ問我需要多久時間適應,我想了一下說,大約半年


他賭氣似的說:『那等妳的半年過去之後,我也需要半年來調適!』

 

之後又補上一句:『好好喔,我也好想要扮演妳那樣的角色喔,我也好想說“我需要時間適應”喔~~』



聽到他這麼說

我的地雷整個大爆炸,但我當下沒有發作

甚至還聽他抱怨完那天發生的一些鳥事



之後我就跟他說我想睡了

其實我是想獨處

我發現自己的情緒正處於某種瀕臨抓狂的邊緣,我必須要先搞清楚自己怎麼了



那傢伙似乎也嗅到不對勁

一反常態的跟著縮上我的床,說要陪陪我

結果我刷完牙後,他就睡著了 = =


我把他叫醒

說他要睡就出去睡(因為我想靜一靜)

但他耍賴著不肯出去

我想既然他已經作好心裡準備,就來吧!



然後我開始罵人

我說:『你剛剛說你也要用半年的時間適應,還說很想扮演我這種角色,讓我感到非常生氣』


『我不會真的要你實行,你只要想像就好:想像你是我。你想像你跟我回家住三天,跟著我家的作息、我家的習慣、我家的相處模式,然後我姊夫跑來跟你說,你現在已經是我家的一份子,所以都要跟我們講客家話﹔我哥來跟你說,小花的衣服不要丟給爸媽洗,你自己要帶回去洗﹔我姊和我姊夫全家因為旅遊經過小花盆附近,我忙得沒空處理,於是去張羅住宿、整理家裡、去接送大家、去接待、去這樣那樣,這樣你需不需要適應?』


『當全世界都因為你結了婚而給你一套你完全不熟悉的規則,並且要你確實遵守,你需不需要適應?』我問


『如果結婚對妳來說是這麼大的變化,是不是改變一下想法,反正我們現在還沒登記,法律上來說我們也確實是單身,如果這樣的想法會讓妳比較輕鬆,要不要就假裝自己還沒結婚?』他說


『這樣對實際狀況沒有幫助啊!』我說:


『只有我自己覺得我單身有什麼用?其他人都還是用“妳是我們家的人,妳要開始遵循我們家的規矩”來要求我,甚至連你也開始要求我打電話給你爸,那請問我在這邊自High有什麼用?而且,』我繼續說:


『而且,我預期結婚後半年就要準備懷孕,我必須要快點進入狀況才行,我不想讓自己在還沒適應當一個妻子的時候,馬上就要開始當一個母親!』我說



 『我不懂,為什麼妳覺得結了婚之後是限制變多,而不是世界變大? 』JJ問:

『確實,我們結婚之後一時間多了很多事情,例如三姑六婆跟妳說了一些話、例如我姐我弟他們來玩,都要妳幫忙張羅、例如我覺得妳可以的話,打電話跟我爸說聲生日快樂,但,妳不能只看到多出來的麻煩啊,妳沒發現結了婚之後,妳的世界、妳的分母也變大了嗎?妳從原本的一個家,變成現在的兩個家,支持妳、照顧妳的人也變多了,不是嗎?』



(我並不這麼覺得)我在心裡搖頭


是,J家是可變成我另外一個新世界,但不是現在吧?

我一點也不覺得世界變大、支持我照顧我的人變多,因為我根本不會想依賴他們

我還不熟,我真的還不熟啊




JJ看我默然的反應,也詞窮了

我想如果我是他,應該會很難過

我的妻子,竟然不把我的家人當家人,為什麼?我的家人哪裡不好?




而我,只覺得“你只要變成我就好了”,用我的耳朵去聽、用我的眼睛去看、用我的感受去感受周圍的人怎麼看我

也同時覺得很不公平

我的家人都用很輕鬆很沒壓力的方式跟你相處,你當然覺得結婚之後沒什麼改變

但我,卻像身上披了張J家的新皮

仍在過敏中

這過敏不是我願意的,也一點都不好玩

我告訴你自己正在過敏,可能要半年才好

你卻說:『那等你過敏好了之後我也要開始過敏,真好~我也很想當那個會過敏的人』

 

什麼跟什麼

這是什麼鬼風涼話?

 



大哭大罵之後

JJ向我道了歉

說他會講那樣的話,只是嘴賤、是很糟糕的玩笑話

他沒想到會讓我這麼受傷


他哄了我很久,才總算讓我放棄繼續生氣(因為很晚了,今天還要上班,我實在也想早點睡,但老娘真的太氣了)

然後他嘆了一口氣,說:

『不知道耶,結了婚之後其實我什麼都不怕了,我想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就可以面對與度過的......』




聽到他這麼說

我不知道是他很浪漫,還是我太自私

我都沒想到“兩個人一起”這件事

更或許是因為那是“他們家”,以致於我把“兩個人”給切割開了



之前聽JJ說過

結婚後的第一年是兩人間摩擦與爭執最多,也是離婚機率最高的時期

很多兩人間的習慣都是在第一年裡面養成

第一年的互動良好,之後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都差不到哪裡去

於是我希望自己在第一年能有某些堅持,甚至是強迫



我在手機桌面上存了一個到2010年才到期的備忘錄

上頭寫著:『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要忘記當初決定相守的初衷


我想我沒忘記這個對自己的要求

即使我因為JJ的玩笑話火冒三丈

即使我覺得自己對人妻狀態十分過敏


我想在JJ心裡,也有一個對於婚後生活的藍圖

所以他才會說“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可以度過”





今天帶著腫脹的雙眼上班

也因為心情沒有完全平復,即使下了班回到家也都還覺得自己氣鼓鼓

JJ也是,怪里怪氣的

即使我說自己不生氣了,即使他道過歉

但我們兩個還是怪怪的




遇到這種情況,就希望小豬圈快點交屋(下星期五就交屋了)

如果這時候有小豬圈,我們兩個就可以窩在各自屬於自己的空間獨處,誰也不打擾誰

等真正想走出自己山洞的時候,再好好跟對方輸誠或者撒嬌

住在一起,即使是因為愛而結合的夫妻,都無法避免爭吵吧

就連牙齒偶而都會咬到舌頭

何況是生長背景與家庭環境完全不同的兩個成年人?



出門吃完飯回家途中,我先牽了他的手

JJ沒有反應,但我知道他只是ㄍㄧㄥ著,這個人心很軟的

回來後沒多久,就覺得他的表情有逐漸柔和




我問他幾點要打電話回家

他說我不用跟他爸講電話了

我問他為什麼改變主意

他說沒為什麼,想想覺得即使我不打電話也不會怎麼樣


然後我就真的沒講電話

但我有在旁邊等著,看JJ會不會臨時把話筒塞過來給我



結果並沒有

 



打完電話,兩人坐在客廳沙發上靜默

他先開口:『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輸的啊』

『什麼輸不輸的』


『我雖然嘴巴很利,會說些有的沒的刺傷妳的話,但我心裡完全沒有要欺負妳的意思,連一點點都沒有。所以如果真的要比狠的話,我一定輸的啊,因為我不敢確定妳會不會想欺負我,但因為我一點都不會想欺負妳,所以怎麼比都贏不了的。』

 

 



然後我們就這樣和好了


真是成也嘴巴、敗也嘴巴

 


不過

吵架真的很累

尤其是為了對方的家人吵架

是種磨耗情感的無奈感

我還在努力調適中,加油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laska
  • 小花姐,我好佩服你唷!首先是『我的地雷整個大爆炸,但我當下沒有發作』這真的是太讓我甘拜下風了
    我被採到地雷以後 幾乎不是大爆炸 就是不講話了 對方就會很容易知道我在不爽
    你這樣真的是很有修養耶

    雖然我還沒有結婚 但我覺得我也能體會你的心情
    你上面說的一些恐懼和不適應也是我對於『未來』的婚姻生活中會覺得害怕面對的事情
    好像男生都會覺得我們是一個家阿我很支持你
    但是某些傳統的枷鎖會有意無意的套在女生的脖子上 是他們沒想到的
    除了你說的洗衣服以外就連回娘家/婆家 不管如何 都還是女生去幫婆婆煮
    應該沒有丈母娘要求女婿幫忙打理家事、洗衣燒飯的道理吧

    現在很晚了 好像想說的話也說不出來
    不過 恩 還是跟你說 你要加油唷
    一定要幸福的
  • 發現回覆這篇文章的回應都寫得很多
    真是謝謝大家 (跪拜)

    有些事情是點滴在心 冷暖自知的
    即使我很努力的想寫, 也未必能百分之百的傳達
    所以我能懂你"想說也說不出來"的心情
    但我收到你的祝福
    會加油的 p>__<q

    sylvialu 於 2008/10/21 08:24 回覆

  • 西小小
  • 自從愛用連結之後 我發現方便很多
    大家有新文章都不費吹灰之力看到了

    還有 看到你的文章我心有戚戚焉
    儘管是我爸媽這種結婚這麼多年的夫婦
    她們每次對話還都存在著你家我家的問題
    連身為小孩的我 都有卡在中間的為難

    外婆家也是我的家 奶奶家也是我的家
    可是我爸就會說你媽媽 你家你家你家
    其實我真的很不懂 在整個中國人的社會裡面
    女生就必須是要孝順對方父母把對方父母當成自己父母一樣對待
    而男生 卻沒有這種義務


    我真的很不懂

    不過小花我覺得真的不用理睬對方姊妹的示威
    有時候好媳婦的界線 要抓好 就不會失去了自己也覺得痛苦
    我覺得無論這是個多麼開明的社會 ,偏偏每個人到了某個位子之後
    就會開始有了某種思考

    像我媽以前跟我奶奶也處不好
    可是現在他也是會跟我說哥哥太太哪裡讓他不舒服的人


    反正 有時候就像jj說的不用太在意 至少兩個人在一起就好了
    不要忘記初衷阿喔
    還有
    小花 要加油調適喔
    我看到我哥哥後來變成我家跟我嫂嫂之間的的夾心餅乾
    因為我嫂嫂也是一個buffer zone 很清楚的人
    所以我們這些法律上變成他家人 又跟他不熟悉的人
    他一概都是照他個性的對待 說冷也好 說忠於自己也好
    的確是在某種程度上讓我哥跟我們家

    讓我們家跟他太太 讓他跟他太太之間
    多少是個阻礙跟摩擦

    適度的保護自己 適度的退讓跟接受
    說個生日快樂其實也就沒有這麼難了吧

    不要不開心嘿
    我也不是想說的讓你覺得連朋友都不挺你的話
    只是站在一個小姑的立場 我覺得柔軟一點 雙方得利
    只是真的很難就是了................加油=)

    P.S我嫂嫂是牡羊座阿!!!
  • 西姐
    說真的我在不適應的當下
    其實有很努力想像如果未來有個嫂子嫁來我家
    我會用什麼樣的眼光來看待她?

    想像之後我發現
    如果我未來的嫂子像我這樣的配合(我是說外表)
    我應該會跟她相處愉快吧

    其實我雖然在部落格上大吼翻桌
    但檯面上應該是完全看不出來的
    我是個俗辣
    只敢在這邊發飆
    就連跟JJ說"我真的要打電話跟你爸說話嗎"
    都是很謹慎的詢問

    因為我真的沒有不喜歡他的家人
    只是考量到一些不知道重不重要的事情(例如台語)
    所以才有所遲疑

    考慮的不是那個行為
    而是如果做了那個行為, 對方的驚喜程度遠小於我感覺被壓抑的程度
    那我真的會考慮"到底要不要這麼勉強自己"

    我也想柔軟,真的
    我甚至覺得就是因為太假面了
    才會在自己的空間裡這樣暴走

    還是謝謝你喔
    我沒有覺得你不挺我
    你就是挺我才會很努力的想告訴我你的想法~

    sylvialu 於 2008/10/21 08:31 回覆

  • Selene
  • 看完我都一直在點頭…真是真實說出了這些婦女們的心聲啊!!
    其實我覺得小花若真的和公公說生日快樂,我想說國語也行啦!公公一定也知道你的台語可能沒那麼順口,說國語的生日快樂應該也不會不明白吧?? 而且心意最重要啊!用什麼語言表達倒是其次了…所以不要把用什麼語言表達看得太嚴肅而讓自己有壓力了。
    或者請JJ在跟爸爸講電話的時候順口提到說小花有提醒我要打電話跟爸爸祝賀之類的…把你的名字帶出來就行囉! 這樣子大家都樂得輕鬆吧!

    老實說要進入另一伴的家裡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好比我公婆來訪的時候,我會為了不能加糙米煮飯而動怒一樣。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是我和先生兩個人的生活方式,對我來說都是挑戰,我除了在blog上面罵罵之外,對老人家還是尊敬(等他們回去再把他兒子吊起來照三餐毒打)。當下的情緒是很難平復的,我想我能體會你的心情。
    不過你也別忘了,遇到這種情況的不是只有女生一方,男生也是啊。或許我們都覺得自己的爸媽已經很開明了,但對一個"新來的"家庭成員來說,他的感受不一定和我們相同,或許他也覺得自己的爸媽比較開明,所以這種事情是雙方都要共同學習的喔!

    加油啦!
    我相信你做的到。真的,不要忘了當初兩個人想要相守一生的承諾,共同度過這些適應期…你一定會是個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的。

    ps.原來我已經默默度過那最容易離婚的第一年n久囉~
  • 其實JJ一直都有幫我美化關係
    例如提醒我要帶禮物給大家(每次四份)
    或者自己買了東西, 推說是我送的

    他為我在J家人面前偷偷加了很多分

    我相信你說的"男生也會遇到這種情況"
    不過時間長短, 或者深入的程度
    多多少少還是不太一樣
    但真的要兩個人都共同學習卻是沒錯

    還要修煉、還要修煉哪!

    sylvialu 於 2008/10/21 08:3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