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生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病


真的很莫名其妙
一早我的頭就隱隱作痛
到下午痛得更厲害,要爆開那種
它來得又快又急像暴風雨
我則像忘了看氣象預報就出門的小女孩,穿著遠足裝扮帽T短褲和小布鞋
無助詫異的看著從天而降的豆大雨滴

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生理還是心理的原因
我只知道自己從上星期因天氣取消拍照之後就有些怪怪的
那種怪說不上來
是一種計畫落拍的惋惜還是自我要求的責怪
總之,上個星期的我,情緒處在一種載沈載浮的狀態
我很想找到一個平衡、很想快點投入工作
天知道我還有多少事情沒開始啟動,而現在的延遲會帶來未來所有東西擠成一堆的悲劇
潛意識裡一直這樣恐嚇自己


而這個星期我的朋友們也發生一些事
有寫出來的例如變態事件
沒寫出來的也是有我的理由

這些事情應該是要像櫻花辦那樣自由撒落
帶給我一些啟示一些感嘆之後就隨風飄去
偏偏這時候的我從鐵弗隆變成隨手黏
大的小的是我的不是我的全都背在身上走來走去
直到我發現有點太多了

然後,可能因為這樣
那個內在的我就生氣了



不是小女孩生氣
小女孩畢竟還算是人 (?)
是更裡面那種本性、天性、獸性那塊內在,姑且稱之為inner


一直以來這位inner先生(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是男的,或者他的一些特質讓我感覺比較近似社會上認知的男性特質)
主宰著我的初始反應及本質
正義感、積極、保護欲、戰鬥、不逃避、粗神經、怕麻煩,都是他的管轄範圍
一直以來和外在的女性特質(體貼、細心、柔軟)搭配得還算好
(但我現在寫出來才發現inner先生有點矛盾,他既有保護欲又怕麻煩)(阿,我總算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總之呢,因為inner先生與外在的小花都有重義氣的一塊
很容易把別人的事當作自己的事
但這陣子恰好時機不對,拿捏不住背負與關心的分寸
於是重到自己都走不動,inner先生就翻桌了 XD




其實昨天就隱約有感覺
感覺自己在身心狀態上有些承載量過低的情況
所以委婉拒絕今天爹娘的聚會邀約
但這個拒絕卻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是我爸媽罵我,而是一種自責與背叛感

我不知道各位是否曾經有過這種感覺
對於拒絕別人會感到自責,尤其拒絕的理由是“我不想”,而不是外在的客觀因素(例如我昨天加班很累、例如我有什麼事情要忙)
好啦至少我,還滿難跨過這一點的
尤其拒絕親近的人提出的要求,這種自責感更大


女性特質叨叨唸唸的走來走去,嘴中不斷說著:『我好像應該....我好像又應該.......』
inner先生桌子一拍:『妳別再唸了行不行?都已經知道自己狀況不好了還自責什麼?』


但inner先生實在沒辦法阻止自責小姐
於是採取最快速的方式(果然是他的作風)
那就是直接向主人我抗議


今天下午我的頭痛到最高點
嘗試過吃東西、看電視、看書、上網、放空......都無法減輕絲毫的痛
這時JJ打電話來,我竟然就哭了

我哭著對他說我的頭好痛,還有點反胃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是心理還是生理的問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JJ說,無論是生理因素或心理因素都可以被解決的
生理因素他可以帶我去看醫生,即使現在沒門診也可以去掛急診,讓醫生看過之後我或許會比較放心
心理因素的話,他也會陪著我處理

哭了一陣,他問我想怎麼做?想繼續講還是想掛電話?我說想掛電話
他問我掛了電話想做什麼?我說想去睡一下
他問是因為我希望睡覺之後會恢復還是因為純粹想睡覺?我說是純粹想睡覺



然後我換了一件和今天天氣不太配合的薄長袖,縮到被子裡
我決定順從inner先生
聽他叨叨絮絮的說著哪件事我想太遠、哪件事又還沒發生就擔心,害他很煩

我說:『那我畫個圈圈給你好不好?』

『畫什麼圈圈啦!』他不耐煩的說



『就你決定一個安全距離的圈圈,所有讓你覺得很麻煩的事情都留在圈圈外』

『喔,然後呢?』他挑起眉,表現出有點興趣




『然後我應該就不會再頭痛了,我超怕頭痛的』我無奈的攤攤手




『那妳擔心的那些事情呢?妳重視的朋友怎麼辦?』

『我還是繼續重視她們啊,她們需要我的時候我還是會盡量幫忙的。』




『怎麼又讓我畫圈圈又能繼續重視她們?妳很虛偽喔』

『這樣就算虛偽嗎?我還是願意幫忙啊』




『但妳讓她們留在我的圈圈外啊』

『因為我需要你來幫忙我為她們付出啊,如果你像今天這樣鬧脾氣讓我頭痛得要死,我怎麼幫她們?』




『那工作怎麼辦?妳也很擔心工作做不完不是嗎,工作也要在圈圈外嗎?』

『工作喔,工作上我覺得是我自找麻煩啦』

『怎麼說?』

『我想太多步了,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做第一步的時候想到後三步,但最近我有點多到第五步、第六步,但這有點自己嚇自己,我太勉強了,今天開始我要試試看只想到第二步,回到幼稚園等級。』





『幹嘛讓自己退步?』

『我覺得,快樂的工作還是比較重要』

『啥?』

『我是說,讓自己用快樂的心情工作,即使偶而出個包-- 雖然我現在已經很少出包-- 也還是能用寬容的心情面對,這樣來我辦公室的人也會感染到快樂和寬容,但如果我逼著自己去做這個做那個,其他人也會感染到的』

『工作又不是看show,還感染咧』

『話是這樣沒錯,但你有時不得不承認,有些看起來很死板的東西還是有感性的空間可以發揮的』

『喔』





『這樣算是達成協議嗎?』

『......』他好像沒說話





我恍恍惚惚的睡著了

中間醒來好幾次,感覺頭還是在痛
翻個身繼續睡
再醒來的時候,聽見樓下有小孩騎腳踏車,大呼小叫的聲音,好吵

我小心的感覺inner先生,卻發現他走了
頭痛也走了




小心的起身,覺得頭還是有點昏

看到小花盆好亂,心裡的第一個想法是:『待會應該要來整理一下......』



嗶嗶嗶,警鈴大作
我應該把“應該”這個想法拿掉
噢,我又說了“應該”

好,我盡量提醒自己不要覺得“應該”做些什麼,免得inner先生又跑出來亂
奇怪我又不是孫悟空,為什麼那麼怕緊箍咒?


打了電話給JJ,告訴他頭不痛了,讓他放心
順便叫他帶SHE最近廣告的麥當勞勁辣雞腿堡過來給我當晚餐
因為我想吃
瞧,我好像變得比較任性一點了吼?


其實“應該”要寫的是別篇主題的文章
但我決定練習拋開“應該”,拋開自己訂下的奇怪規定
因為我承諾過要給inner先生一個圈圈
於是寫下這篇文章,當作給那位看不見的inner先生的一紙契約


(附圖:inner先生大概不喜歡這麼花的圈圈,但沒辦法,誰叫他住在我心裡 XD )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oy
  • 小花好厲害哦
    可以把自己焦慮煩躁的心情
    看的這麼透徹

    現在不只小女孩了,還有inner先生...

    文章寫出來後,心情有稍微好轉一點嗎?
  • 心情是有比較好了

    尤其是那個畫圈圈都馬是減輕自己心理負擔的

    但這樣繼續增加人口(?)下去
    會不會變成人格分裂阿 XD

    sylvialu 於 2008/04/22 22:48 回覆

  • sisphe
  • 我覺得你有很強的“自療”能力,希望這樣你的頭痛及不舒服真的能減輕一些。但也看得出你自我要求高,又偏向理性,有時真的會有自己和自己過不去的現象。

    我以前上心理學課程時,學過PAC理論,其實只學一點點,我只記得它說人的內心本來就有父母、成人及小孩三種面貌。父母就是一直鞭策、要求的那一面,這讓我們緊張有壓力;小孩就是自己偶爾想放肆、偷懶狂野的那一面,這讓我們能夠解放,但也可能有不守規矩的現象。而成人就是理性成熟的一面。最好的狀況,當然就是三方和諧共處。萬一父母面太過,可能就像你這樣,經常內疚,覺得自己做不好;小孩面太過,又顯得不穩定、不成熟。但人若偶爾能放鬆自己透透氣,也是需要的吧!

  • 或許就是因為自癒能力強
    才會找個療癒系的男朋友吧 XD

    sylvialu 於 2008/04/23 0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