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到辦公室沒多久接到一通電話
是友系的主任撥來的

說我們所上Y老師的母親上週末車禍過世了
問我知不知道靈堂地點以及公祭或告別式的時間


 

星期一的一早,腦筋還沒清醒就聽到這件事
實在是一整個錯愕
而且竟然是別系的主管打來告知


 

 

K老師早上飆去台北開會,我尋嘸人
友系主任又陸續撥了兩通電話,一通是問Y老師家裡地址,二通是問Y老師有沒有跟我們連絡


 

沒有。



我並不會特別覺得Y老師一定要跟我們連絡
這樣的事情無論是發生在誰身上,當下一定是忙亂加上無主
至於為什麼友系主任會知道
大概也跟Y老師即將轉至友系服務有關係


 

 

我們所要開始二次轉型了


六年前創所,從兩個老師,到四個、六個、七個
長得越來越大


前陣子我還跟JJ說覺得自己的效率好像變低
以前隨便出手就可以把工作解決得清潔溜溜,五點下班去上瑜珈算是簡單任務
這兩年以來每天工作幾乎都是百分百火力全開,卻還是常常趕不上瑜珈課
導致現在乾脆放棄,常都是六點回小花盆後再自己聽CD拉筋骨



『我自認已經很專心工作,也沒什麼在跟學生或者同事聊天,更沒像以前偶而在上班時間還會寫部落格,卻仍然覺得工作做不完,難道真是我老了所以動作跟反應變慢嗎?』我說


『我想不是因為妳的動作和反應變慢,而是你們所越長越大了,自然會讓妳這個媽媽更花心思去打點』JJ說


 


『啥?但是老師們都有自己的助理啊』


『即使老師們有自己的助理,但還有很多事是非得辦公室、非得妳去做不可的吧?尤其妳之前不是常說你們所上的老師都很“高層”嗎?』


 

『但是這樣好累喔~』


『妳們所應該就像妳的小孩一樣,孩子健康的長大,妳應該高興才對。之後就要慢慢放手,有些事情不用那麼用力,輕輕一推就可以讓它自己走下去了。』JJ說


 


從T老師接任所長之後,我們所就經歷了初次轉型
很多制度更上軌道,與外界的互動也更緊密
而現在K老師接任所長,恰逢Y老師即將轉友系服務,於是我們又要開始徵聘新老師
眼前所見的就是二次轉型



自從上星期五得知Y老師確定要跳槽後
浮現我腦中的就是一步步的工作規劃
很多事、很多會議、很多業務都趕
必須要在時限內完成才行



卻在這個節骨眼,發生Y老師母親車禍過世的消息

 

這一個星期之中也許Y老師就都不會進辦公室了
有些事會被卡住
我還在苦思該如何解套
不知不覺把壓力放在自己身上,開始覺得煩躁


 

JJ有次說過我把自己的能力放得太大
意思是有些事明明不是我可以處理、解決的
我卻認為自己可以處理解決,而把那些事的成敗攬在身上
類似的範圍除了工作之外,偶而也會出現在私領域



這篇文章的主題很明顯的就是公務


 


我等於是跟著這個所一起出生、成長、茁壯的
因為關係太緊密、太久
我很難不把這個所的成功當成自己的成功
也很難不把這個所的挫敗當成自己的挫敗
但這是我應該負責的嗎?


 

『要記住妳只是個協助者』JJ今天從msn傳來這句話


 

協助者
意思是在範圍內給予幫忙,但並非擔負全責
好難喔
當母親的感覺就像這樣嗎?
好想為孩子承擔人生裡所有的苦痛,卻忽略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還在思考自己到底需不需要把所有事情一手包的時候,發生一件事



下午,K老師終於回來了


他說他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Y老師的電話告知
然後問了句讓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話



『Y老師的課是星期幾?他有找人代他上嗎?』K老師如是說


 


『這......Y老師並沒有打電話回辦公室,所以我沒跟他直接聯繫上,不清楚課程的事情』我說



(發生了這樣的事,就停一次課會怎樣嗎?)我心想


 

 

『妳打電話問他吧。』



『蛤?但是......』我不知所措的說:


『我聽友系主任說Y老師星期六打電話給他的時候,顯得心很慌很六神無主,我想這個時候還是等Y老師主動聯繫我們比較好......』


 


『課的事情總是要處理啊,他的那門課很重要,總不能懸著。』K老師說



『不然......那門課是星期五上午的,如果到星期三Y老師都沒有主動聯繫辦公室,我再打電話問他好嗎?』我這樣對K老師說


 

 


我能理解站在所長的立場,K老師第一時間為學生上課權著想的出發點
但總還是覺得,太少人味了一點


 

也許是我婦人之仁
如果是我,即使Y老師一整個禮拜都沒聯繫
到了星期五上午也沒出現
我大概才會去教室跟學生宣佈Y老師家裡有事無法上課


雖然對同學們來說不大公平、白跑一趟
但我覺得將心比心,同學們如果知道詳情,應該也能體諒


在這樣的事情發生當下,要我逼著催著去問老師說:『你要不要回來上課?你找誰代課?』這樣的話,我問不出口


 


一堆突然的事件衝擊
各種不同的心情擠在一起
我覺得自己有點混亂


 


回到小花盆,放了瑜珈CD趴在墊子上拉筋骨
大腦裡某處的神經跟肌肉一樣漸漸放鬆
我突然覺得,活著,就是這樣了



無論是什麼樣的人,老的或少的、有錢的或窮的、成就的或失敗的
在面對死亡的那一瞬間,都是脆弱的
過了光的那扇門,之後無論是什麼豐功偉業,都會被拋下
所以,有些事情需要那麼被在乎嗎?



就像Y老師的母親突然去世
無論Y老師手上有多少重要的事,一定得放下一切前去處理,無論是處理事情還是處理自己衝擊的心情
而我們,雖然這一刻是活著
但又怎麼知道在哪一刻我們不會為了什麼事情放下現在看起來很重要的事情?
或不為什麼,光是我們自己受到的衝擊(例如死亡)就得放下手中一切的事情?



既然在某個未知的時刻,一切事情都會被放下
那現在緊抓著某些讓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想到我的所,想到我的工作
想像自己也許有某一刻必須放下它們
隨之而來的竟然不是不捨,而是輕鬆


曾幾何時,最愛的工作竟然變成心裡最想被放下的東西
它到底對我做了什麼討厭的事情?
或無辜的它到底是被我討厭了哪個地方?


 

我為什麼要用活著來討厭事情?


 

那瞬間我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無論是所的轉型,那些卡著必須要在兩個星期內趕完的行政進度
或是教育部評鑑
或是誰升了官,或是誰來當新所長,或是誰要走



我的人生、我的喜樂,不是用這個所來評斷的
也不是用別人對我的觀感來評斷的



對於它,我可以快樂的陪著它走、幫助它
對於與它有關的一切人與事,我也可以快樂的陪著他們走、幫助他們
但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我可以不要把他們背在身上


從此,我不是個母親,只是個朋友

 

 

 
創作者介紹

小花的溫室

sylvia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貓
  • K老師的思考方式和貓老爺很像
    貓老爺總是說 無論怎樣 該做的事還是得去做
    而我一直是 某些事在某些情況就算了
    我了解妳聽到這話的心情...
    能換個角度面對妳的工作
    是件好事 恭喜妳啦
  • 大貓
    謝謝

    其實後來我還是發了封e-mail給Y老師(星期一下午)
    畢竟是老闆交辦,不做不行
    小心的請他保重身體,然後才問課的事情

    他在昨天的深夜回信給我
    說星期五會回來正常上班,課會照常上


    我相信K老師之所以會下這個指令也是為全所的運行著想
    做助理的也只能在盡量溫和包裝的前提下,去執行他的要求了 :~~

    sylvialu 於 2007/11/21 10: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